Skip to main content
推荐文章:在《漂亮的房子》里,他们怎么“改建筑”?
本站微文频道仅收录微信文章列表索引
点击这里去看文章全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方空间

发布时间:2018-01-12 10:23:20

微信号:youfang502

简 介:呈现今日中国建筑现场

在《漂亮的房子》里,他们怎么“改建筑”?

在《漂亮的房子》里,他们怎么“改建筑”?

2018-01-12 有方报道 有方空间 有方空间




导言:2017年12月17日,在北京的槃达建筑事务所里,举办了以“改建筑”为主题的2017未来论坛。在这场由建筑师孙大勇与职业建筑摄影人夏至发起的论坛里,建筑师庄子玉、魏娜、关天颀,从自己近年的设计实践出发,展开了关于改造建筑的分享与讨论。


面对当前城市扩张、乡村重建的问题,改造建筑无形中是建筑师现在和未来要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在这一领域,建筑师要面对政府行为的干涉和引导,另外也面临着执行层面的利益和技术壁垒,以及自身能力和素质的考量。

 

2017年,庄子玉、关天颀和魏娜,和吴彦祖一起拍摄了“漂亮的房子”而为国内的大众所熟知。以下为三位建筑师的改造建筑经验和心得。



1庄子玉

RSAA建筑事务所(北京)主持建筑师



我希望讨论的是建筑空间类型学的再进化与故事性的再创造。从个人的实践感受来说,其实我并不会把“改造”和“新建”区分得很清楚,因为从本质上,它们都是建筑师对地块特征作出的回应。

 

关于改造,我应对的途径可能并不是纯粹基于改造的这套逻辑。我会从不同领域寻找设计的灵感。比如韩国小姐的评比,随着整容技术日趋成熟,参赛者的脸都特别像,叠在一起分不清区别。事实上,这是一种类型学的解析,当我们把不同的面孔重叠,可以呈现出各种国别的“平均脸”。我开始考虑这是不是可以成为设计灵感——采用这种识别方式和逻辑的操作过程,导向的结果具有很强的、操作本体的信息叠加和特征性提取,而这种方式也可以运用到设计之中。

 


· 张家港天主教堂 ·



张家港天主教堂,是我们参与过的一个项目。做一个建筑怎样让大家觉得它像教堂呢?我们找了一些教堂的例子,把它们叠在一起后形成了轮廓,成为一个原型。当然这是简化的,因为它是形态学演变的切片。我们将这个原型轮廓给其他人看,得到的回应是“这是一个教堂吗?”这说明我们的第一步是成功的。



教堂还有一定的前瞻性。历史的进化过程中,人们在洞穴里生活了几十万年的深刻记忆。我们的基因中有对于山洞感受的回忆,包括在母体子宫里的感受,回归原始的基因。我们找到了一个意向,叠加了一个形;通过采样的形式,拉伸出一个变异的体块。这两个形式在剖面上进行叠加,最后形成了这样一个状态。

 


· 铜陵改造项目 ·

 


在《漂亮的房子》的铜陵山居项目里,我们再次尝试了这一方法。从草图到建造完成,这个房子最后花了不到50天时间,因为最后还要拍一个广告,又往前推了3天,简直不敢想象,但它建起来了。


在设计介入之后,我们开始考虑这个房子本身的形态特征。事实上,村子里的房子其实有各种各样的民居特征,并非大众认知里简简单单的统一民居。当时做节目时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觉得这个村子里是什么样的风格?我们要盖什么风格的建筑?”但我觉得,从建筑学的认知情况来说,不存在所谓纯种的“徽州民居”,从类型学上就没有这种东西,这是后来人的定义。


其实,我们可以设计一个融合的房子,把这些叠在一起,最后构成的建筑形体,在类型学上会有一些突破——前面是压低的曲线屋顶,可以和山体形成前后的叠加关系,视线上比较丰富,另外双脊变单脊,可以产生切片过程中可被阅读到的信息。此外,内外空间可以转化,原来的室内变成室外,反之亦然。房子两边延伸形成了它的需求空间,加高形成了二层空间。从体量关系上,像是一个原型上生长出一个小“幽灵”,从单脊到双脊,形成了“双脊一面”。另外形成了檐下的虚空间,有一些东西可以退到后面,使得建筑与山体在空间关系上形成呼应。



在材料的选择上,我们采用铜以及一些当代的材料,由室内元素“翻”到室外,采用一种很当代的做法,将铜延续到建筑内部的框架,再从后面出来,作为一个连续的线索。室内空间也采用了类似的方式,从外到内再到外的异化转换。内部是对于传统四水归堂的回应。落实到建造上,屋顶的每个脊都不一样,我们把每个能做的梁都画了出来,在三维空间模型里计算出具体的尺寸,然后独立标注。项目虽小,但施工难度蛮大的。

 

从类型学出发的一个简单动作,在建筑学层面上,能够提供很多可操作的可能,无论是改造或新建,都能带来一定的启发。



· 鼓楼7号院改造 ·

 


北京的鼓楼和钟楼是很有意思的街区——鼓楼片区的每个房子,都有着很有意思的屋顶。但不管屋顶类型怎么进化,不管是鼓楼、钟楼还是故宫的角楼,这些东西都是意向,和人的行为没有关系。就像在纽约,要造一个特别高的房子,建筑师最后操作的其实全是怎样把那个顶子做得有意思。

 

我们自己新改造的办公室,就在北京的钟鼓楼附近。如何做屋顶?我们希望让它和人的行为发生关系。我虽然不是北京人,但小时候也经常在北京住,爬到房顶上的感受很有意思,穿墙打洞,上房揭瓦,房顶应该是活动的空间和场地。我们办公室很小,仅有200多平米的空间需要容纳20多人,需要更多的活动场所,空间需要往上走、往上延展。所以我们选择了利用屋顶空间,人们可以上到屋顶休息。另外,屋顶还具有展示的功能。




有了屋顶的场景画面之后,我们对于房顶空间的认知和感受完全不一样了——它变成了活动空间,我们可以爬上屋顶,进行一系列的活动,感受很特别。今年设计周,我们邀请了不同行业的设计师过来开展一个论坛,气氛很有意思。

 

作为建筑师,我们希望形成自己讲故事的方式。因为故事不仅仅局限在物理空间,现在有着丰富多样的传播途径,能够被更多的人阅读到。我经常会给办公室拍照,从照片里的图像画面里,可以阅读到很多的内容。一个简单的动作,如果有足够的思考,其实也会形成很好的空间结果,而且好的结果都是能够被阅读到的,因为大家都是对生活有感触的人。

 

每个人都需要自己故事的表达,每个空间、城市都是一样的,在基于类型学往前延伸的过程中,我们希望和这些内容产生很好的呼应,能够在进化学的过程中很好地吻合。

 


2关天颀

“空间进化”建筑设计创始人、设计总监



· 南阳胡同 ·


南阳胡同项目是我们改造的一个小会所。在改造之前,它是北京的一个大杂院,后来有一群搞音乐的人把它作为自己活动的地方,用大玻璃覆盖了整个院子,而院子里面的一棵树,也只露出树干。后来甲方找到我,想将这个院子改造成一个内部的接待会所。



在庭院的改造上,我们做了一个推拉折叠门,把盒子里的室内空间和庭院空间完全融在一起。在天气好的时候,室内也是庭院的一部分,满足他们吃饭的要求。我们新加了一个玻璃盒子的茶室,天气冷的时候可以把推拉门拉上。此外,我们把大树露了出来,后面是一个小餐厅。开始时,我们希望创造一个可以让人上去的平台,后来周边的住户强烈反对,最后只能作罢。



· 舟山黄龙岛东咀头村改造 ·

 


我们参加《漂亮的房子》的项目,是在舟山黄龙岛的东咀头村。这是一个小的半岛,岛上有着很多石头建造的房子——岛上盛产花岗岩,八九十年代经济旺盛时,人们从岛上挖了好多石头用于建设房子。因为岛上有台风,石头的老房子的开窗都很小。后来渔民有钱后,很少人再建石头的房子。作为生产基地的东咀头,留下了许多废弃的花岗岩采石场。

 

与《漂亮的房子》节目组沟通后,我才知道节目组留给建筑师设计建造的时间只有45天。我们的第一反应是采用钢结构来建造,各个部件都是装配化处理,在现场可以很快完成。结果到了现场之后,我发现这个方法完全行不通。因为施工队说,如果选择加工钢结构,最近的地点是上海,在时间上根本来不及。此外,村里的街道都是羊肠小道跟踏步台阶,机械无法进来。

 

最后,我们选择了根据实际情况修改方案,设计的方法是从室内设计开始到室内设计结束。为什么是从室内开始?我更注重建筑的体验感,而房子的模样是最后自然而然发生的结果,尤其是改造项目,相比于房子的造型,我更注重改造后各方的均衡。



原来的两个房子因为空间狭窄、采光局促,只适合做客房,做不了公共空间。所以,我们选择了加建一部分公共空间,作为客厅与餐厅。除了要考虑拍摄的问题,同时还要解决未来经营的问题。楼下两间是有着独立洗手间的双床房和大床房,楼上是有着浴缸、可以看到海景的独立套房。考虑到管家与主人的不同流线,我们设计了一个管家的独立出入口。开始时我们加建一个棚子,但考虑到台风一来棚子可能就被掀飞了,所以最后选择建造一个结实的盒子,在屋顶做了保湿层和防水层,再把原来的旧瓦铺上去。



· 阿那亚别墅 ·

 


项目位于广西涠洲岛上,我们在这里完成了村子里的阿那亚别墅。原本是村民自己做的两个民宿,后来经过协调,组合成了一个酒店。

 

两个房子中间有三米宽的空隙,我们置入了一个交通盒子,将房子连在了一起。原本两个房子的阳台并不在同一条线上,我们把阳台进行了改造,将它们拉齐。原来的厨房空间改造成大的公共空间,作为餐厅使用。入口有一个小回廊,客人从廓进来后,来到精品酒店的接待空间。在二层的地方,我们设计了一个婚礼平台。另外一个大的“动作”,是挖了地下空间做了五间SPA和后勤的空间。除外,我们做了屋顶花园,在整个建筑上做了一个立体的绿化。



3魏娜

ELEV建筑创始合伙人、主持建筑师




· 沙滩四合院 ·


沙滩四合院是我们在2013年完成的项目,业主是个美国人。房子位于故宫角楼边上,所在的地段非常敏感,审批、建造等一系列过程遇到了很多困难。虽然房子很小,但我们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完成,这两年的时间里跟业主不断沟通,产生了很多想法,双方也产生了非常真挚的友谊。在为业主设计这个家的过程里,我感觉也是为自己设计一个家的状态。

 


改造之前,房屋的整个状态并不是很好。而地处这个非常重要的保护片区,一个原则是原拆原建,高度、尺寸和占地大小必须一模一样。所以,在沙滩四合院里,我们不需要过于考虑建筑形式上的问题。事实上,在改造项目时,我不太关注形式是什么,我觉得重要的内容是在改造时,如何把历史和要改造完成的未来联系到一起,而形式会是什么就是什么,顺应自然而产生。

 

业主有三个孩子,还有保姆,一堆人住在这个房子里,这么小的房子不能满足他们的居住条件,需要增加地下室,而业主同时希望在四合院的空间里,各处都能看到有阳光进来,保持通风。于是,我在设计时定了目标——就算是地下室也要有阳光进来。落实到具体设计上,我们利用天窗把光一直引到地下室,在空间里的不同位置建了很多窗子,除了储藏室以外,房子其它所有房间都可以看到阳光和通风,看到院子里的树。



我们在平面布局上做了较大的改动,把厕所放在一层正中间,把起居生活的很多空间放到了地下,加建了一个厨房。我特别喜欢的是一进入屋子以后正好看到邻居家的屋脊,反过来再看到自己窗前的树。砖雕也同样保留了下来。对于全职爸爸来说,他们一家能在家里享受阳光的时间只有早上起床后的时段,所以设计时我们很注意早晨时的阳光能够洒到公共空间里。

 

自从这家人住进去以后,他们很喜欢这个家,业主的父母经常会从美国过来看孙子们,每次来都一定让我们去他家吃饭,每次都会对我说他们特别喜欢这个家,觉得有家的感觉,这是让我觉得特别成功的地方。



· WHY酒店 ·



在WHY酒店这个项目里,我们植入了“弥漫空间”的理念,并有了突破性进展。弥漫空间的理念有一个方法论——情感设计,从感性入手到理性分析,再从理性分析回到感性判断。从理性分析回到感悟判断,其实是不容易迈过的一道坎,在WHY酒店项目里,我们成功地完成了这一尝试。

 

当时我们想做一个竹林环绕的酒店,采用了一种新的材料——竹钢,用竹钢做所有的东西,包括结构、外表皮、家具等等。从景观到结构、到建筑、再到室内家具,我们做了这一系列的设计。



在过程中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模型,不断修改调整。我们希望这个项目是这么多年里一直探索的弥漫空间的状态,不在乎形式、没有边界,但能够承载人的经历的一种空间,过程中的草图体现了这一点。

 


· 夯来村 ·



夯来村是当时我做的一个非常困惑的项目。我有一个在非营利组织的耶鲁校友,发动年轻人去扶贫村帮助当地人工作,他们希望村子有很多变化和改造。这个村子是很美丽的百年苗寨,2014年刚刚通公路,村民们希望自己的房子能像他们在大众媒体上见到的、想象中的更美好的房子那样——将老的木头房子拆掉,新建二三层的砖房。

 

我们希望做一些事情,帮助这个村子往好的方向改变。所以在没有任何资金、没有甲方、没有任何支持的情况下,我们开始对整个村子做了一系列的规划和设计,发掘当地的文化,帮助他们一步步发展,引入资金,后续经营。我们希望将老房子保留原来的样貌,设计了民宿的基本功能,在改造的基础上满足居住生活。不过,当地村民跟机构组织,都不能理解为什么老旧的破房子能够吸引人来这个穷山僻壤、交通不便的地方。



· 小溪家 ·

   


在做夯来村的规划时,我们正好接到了《漂亮的房子》节目组的邀请,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我希望把它表达出来让大家看到,很破旧的房子也能很美。

 

小溪家这个项目是一个很大的冒险。我当时选用的是木结构的建造方式——回收老木料,当地村民去用当地传统方式建造。在建造速度上,相比于钢结构,木结构并不占有优势。在建造的40多天里,前30多天都被人不停地埋怨为什么这么做,但后来也确实创造了“奇迹”。

 

小溪村的交涌很不便利,但环境非常优美,可以看到一代代人生活在这里的状态。我在里面挑选了一个位于崖边,带有羊圈的老房子。老房子的墙上长着苔藓植被,给了我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感受——它是墙,但带着时间,你可以看到它在不同年代建造起来,慢慢成长为这样一面墙。我当时的想法是保留这面墙,让这面墙完整地呈现出来。

 

考虑到以后的民宿运营,在平面布局上,我们在楼下布置了一个比较宽敞的客厅、一个开放式厨房和餐厅,楼上是主卧、一个次卧、两个厕所。我们将原来的羊圈拆掉之后重新做成客舍,两间卧室中间一个厕所,并留下了一个空间作为室外的长廊。


   

这个项目采用了被动式降温,整个房子没有空调,但40多度高温的环境下,在里面拍摄也没有太热。我们把窗子分成两种——上面是观景的窗,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可以透光;下面是通风的窗,是“会呼吸的窗”,有着通风需要有的各种设备。在小溪家这里,有很多需要现场解决的问题。虽然采用传统做法,但茶舍的曲檐,包括客舍的曲檐对当地工人来说其实还是有相当大的难度,这个曲屋面也是我们用了很多种不同的方式才实现了曲屋面的落地。

 

因为资金有限,我们采用了就地取材的方式,在附近的山里砍下竹子,跟专门负责竹子的工人讨论如何做地灯。在地面的处理上,做了不同的变化材质——考虑到洪水来袭时,会漫过首层的地面,因为我们在一楼采用了水泥的地面,并在标高一米以下的地方不置入任何电器,而在二楼的客厅则是采用木地板的处理。


事实上,在拍摄的时候,房子还没最终完工。在建造的过程中,有些人说“这房子行不行啊,不新不旧的样子”,看着不像能拍节目的好房子,但后来拍摄时候发现,不新不旧也有好处:看不出来哪儿没完工。当然其实我们自己知道哪儿没完工,但看不出来。




关于Future Talk/未来论坛


FutureTalk是一个青年建筑师,设计师,摄影师和艺术家等创意人的集合群体。由职业建筑摄影人夏至和建筑师孙大勇联合发起于2014年, 坚持每年一次的原则, 旨在搭建一个建筑师,艺术家等青年创意人分享经验和心得的交流分享平台。欢迎各位加入未来论坛。

邮箱:futuretalk@163.com

电话:13511057315 夏至

         18610686452 孙大勇



编辑 | 林楚杰

校对 李婧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由主办方提供,版权归来源机构所有。欢迎转发,禁止以有方编辑后版本转载。

投稿邮箱

media@archiposition.com





点击阅读原文,在有方网了解更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方空间
发布时间:2018-01-12 10:23:20

微信号:youfang502
简 介:呈现今日中国建筑现场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请邮件:admin@ca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