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新作|望庐 / 于舍YU STUDIO

新作|望庐 / 于舍YU STUDIO

2018-01-08 有方空间 有方空间



十余年前,设计师于昭同建筑师王戈进行了一次关于“老房子的考察,位于庐山脚下的旧居便是其中之一。在路旁古樟树的见证下,从驿站到民房,几个世纪的变迁,它如一位老者,默默地对望群山。设计师对现场进行了“移植”,借以表达对那些消失的古代村落的怀念。



“望庐,自然是望庐山的意思,同时又是庐山下的一小‘庐’,一语双关”。

 

整个建筑由新旧两个主体构成,旧体是两片墙,中间藏着老房子;新体面向庐山,仿佛三面打开的玻璃盒子。顺着古驿站驿道的方向平行错开,在冲突对比中产生了时光交错的穿越效果。 



就像《园治》一书中记载的那样:“虽由人作,宛如天成”,随着天气的变化,墙外屹立的古树会呈现不同的形态,而这形态也自然会幻化成树影,肆意地洒在雪白平静的墙面上,带来情景淡雅、远离尘嚣之感。


入口是一条白色花岗岩石板拼砌而成的小径,直面庐山瀑布。小径两侧矗立着老树,远处由黑色石块堆砌而成的墙体是这里独一无二的存在,这些取于当地的黑色岩石,与白色墙面相搭配,更衬托出老树的苍劲。而在平行的墙体中,一栋木质徽派老宅安然于内。 



“文涵万古江山气,道续千年丝竹声,中国人喜竹,古来有之, 无数人在竹韵里,读到安身立命、处事待人的生活哲学,竹最懂得如何抚慰中国人的心灵。出于这层原因,设计在新房子大堂内的天花和接待台都大量采用了竹元素。



沿着左侧的通道缓坡向前,黑色岩石块拼砌而成的壁炉,依然延续室外的材质及工艺,堆砌在一旁的木柴是从老乡家里收集来的,自然且温暖。

 

大堂吧的一组木制书架,将该区域地面高低差既安全又巧妙地划分开来,同时还增加了各沙发组间的安定感。特意用草绳均匀缠绕,将休息区钢结构柱体包裹起来,使人能轻易接触到的柱体部分没有那么冰冷生硬。



望庐亦设有廊道,以石制小桥的形式呈现,连接旧房子与新房子,在营造层级递进的空间次序,以及师法自然的脉络情境外,也同时连接了过往与现在。

 

设计团队将原建筑纵向两侧比较矮的部分做了局部吊顶,有效地规避过多的建筑结构,也让其自身精美的雕花能被白色墙面衬托出来。



老宅内的空间是用“屏”来分隔的。将原本阻碍入口的一组雕花屏风,原封不动地拆解下来移到入口左侧墙面作为装饰。既保留了入口主动线,也让老建筑原本的面貌不失完整。


屏风是一种能巧妙分隔空间的形式。即不破坏老房子的完整性,又能对室内空间进行新的功能划分和梳理,形成具有现代感的空间逻辑。

 

休息区的传统彩绘丝线刺绣屏风,是在一种比较新的丝光墙纸上完成的,寓意旧与新的交织。

 

宴会厅与休息区相连,几组挑高的屏风利用建筑本身的特点,将两个天井围合起来,利用自然光线强调出空间中心,塑造了空间的静态节奏。



地面依旧延续了新房子朴实的深色饰面砖,而浅色的木饰面跟老房子本身的深色木质也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与对比。

 

茶房将设计师的怀旧思绪与世间难得的清净淡雅藏于一处,“任他门外,车驾喧朝市”,门内只有茶香四溢。几许深色竹卷帘漫不经心地垂落,用于高低空间的自然过渡,也令室外的景观变得柔软。整个空间的设计,一直在寻找一个能连接新体与旧体之间的线索。恰巧,在现场的勘测中多逢雨天,油纸伞这个在南方阴雨中常见的物件,便自然而然地入了眼。

 

还有一些旧时的蓑衣、木质的水鸟作为室内装饰而存在,对此设计师有自己的理解:“我们的文化会习惯性地把情感注入到物件中去,睹物思人,再比如一提到伞,十有八九会让人联想到断桥的故事。”



伞大概是人们生活中最小的庇护所,代表一种温情的介质,弥漫在新旧两个空间里。即便那种古典的生活方式如这所老房子般成了遥远的幻像,但让那些象征过往的“物”出现在这现代化进程中,至少可以予空间以内容和温度。



项目:望庐

甲方建筑顾问:朱建平

甲方室内顾问:邓敏

建筑设计师:王戈

室内设计:于舍YU STUDIO

室内设计师:于昭

室内设计团队:吕臻、王海霞、李志国

摄影:王厅、史云峰、朱建平

地点:中航庐山归宗寺酒店公区

 


编辑 | 林楚杰

校对 | 原    源

版权声明

本文已获于舍YU STUDIO授权,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投稿邮箱

media@archiposition.com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方空间
发布时间:2018-01-08 13:14:19

微信号:youfang502
简 介:呈现今日中国建筑现场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请邮件:admin@ca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