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推荐文章:对话张利:建筑真正被大众接受、讨论,还要再等几十年

2015年7月31日,马来西亚吉隆坡传来的一声“北京”,让2022年冬奥会花落帝都,也让筹备了十个月,用一口流利英音进行工程技术规划陈述的建筑师张利被公众记住了。奥运场馆和周边设施从规划设计全面转向施工,如今到了最具挑战的时刻。从未有过在山区建造冬季运动场馆经验的设计团队和施工团队,都要重新学习,赛道建造也需要请欧洲、北美的专家来把控。▲国家跳台滑雪中心从制氧厂改建而来,跳台的s曲线坡度是技术难点。(图片/ 简盟工作室)在这场国际性赛事的聚光灯背后,张利还有另外三重身份。一是在讲台耕耘的清华大学教授,一是建筑界老牌传统媒体《世界建筑》的主编,一是不断探索人性尺度空间设计的简盟工作室创始人。这三重身份在张利看来是可以互相......原文全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青年建筑
发布时间:2018-11-07 23:18:00
微信号:
简 介:




2015年7月31日,马来西亚吉隆坡传来的一声“北京”,让2022年冬奥会花落帝都,也让筹备了十个月,用一口流利英音进行工程技术规划陈述的建筑师张利被公众记住了。


奥运场馆和周边设施从规划设计全面转向施工,如今到了最具挑战的时刻。从未有过在山区建造冬季运动场馆经验的设计团队和施工团队,都要重新学习,赛道建造也需要请欧洲、北美的专家来把控。


国家跳台滑雪中心从制氧厂改建而来,跳台的s曲线坡度是技术难点。(图片/ 简盟工作室)


在这场国际性赛事的聚光灯背后,张利还有另外三重身份。一是在讲台耕耘的清华大学教授,一是建筑界老牌传统媒体《世界建筑》的主编,一是不断探索人性尺度空间设计的简盟工作室创始人。


这三重身份在张利看来是可以互相促进的,“知识和方法论的转变永远依赖于新鲜和刺激”,教导别人的同时也被人教,身处媒体更让他有机会得以观察问题、提出问题


一个冬日的上午,张利刚刚结束在工作室给大三学生的课程,抽出午间的时间和我们聊了这三重身份的困惑与享受,也分享了他对建筑和建筑媒体的观察和思考。



教育者,是一个不能放弃的机会


三重身份中,张利说最有挑战的是当老师。


“清华大学的教师永远面对的是一群高质量的、新鲜年轻的朋友。如果这些学生在大学以后变得更出色,那么是这些学生本质上好;如果经过大学变得不如原来好,或者说变得不如原来自信了,不如原来更接近自己的理想了,肯定是大学老师没有教好。这对我们来说永远是一个很大的压力,但也是一个根本不能放弃的机会。”


▲正在给学生上课的张利老师


从本科到研究生,张利认为教育是连贯的、不分阶段的,主要都是在定义问题并解决问题。


“做设计时要顶住自己好多表达语汇想用的诱惑,先把问题定义好,不光定义做什么,还要定义不做什么,时候设计创造性来源于创造性的对问题的定义,而不在于创造性的对问题的解决。”



媒体人的角色,让他有机会不停的问


建筑师的培养是一方面,对建筑的大众传播、大众美育是另一个重要的话题。


1980年创刊的单月刊《世界建筑》,容量有将近200页,编辑团队提前半年就已经准备好六期的选题,反复讨论和斟酌,产出一本高质量、适合深阅读的建筑杂志,“建筑媒体能够服务于建筑学的比较重要的一部分内容,就是能够在这个时代把这部分信息积累下来。”



在把握选题、筛选案例之外,张利自己也做访谈,和建筑师对话。


“看与被看、感知与被感知。我们常说做学问,‘问’是‘学’的一部分,我也很感谢这个角色让我有机会不停的问。”


历次访谈中,快90岁的西扎在江苏实联大楼落成后接受《世界建筑》的访谈让张利记忆深刻。他本希望西扎解释建筑的诗意和现代性,但未曾想到,西扎说没有什么现代性,因为建筑的历史是连贯在一起的。


▲西扎设计的江苏实联水上大楼 (图自网络)


“身处媒体的速度、传播的节奏都很快的时代,建筑师接受扑面而来的访谈时会感受到焦虑,但西扎不会,对他访谈就像在和他聊天,他会直抒心中的想法,而不过多考虑落在纸面上别人如何看待自己。我们聊的很投入,原本计划采访20分钟拖延到40分钟,把后面的媒体时间都占掉了。”


但数字时代,能够静下心来看完一本杂志的人越来越少。


原来的传统媒体是用深阅读来覆盖在建筑圈里的专业人士,现在要跟大众靠近,传统媒体的优势是有大量的第一手建筑案例,而这些新鲜的信息可以用浅阅读的方式呈现。


“在数字化时代服务读者,我们非常有运气的一点是,大家都是浅阅读,这一点来说我们应该是有更多的适应性的。(适应浅阅读)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的话题,但是好在它并不要求我们去改变传统最擅长的东西。我们在学习跟大众相关的新的一条线,比如最近刚学到的,标题很重要,但有些标题写’这么大事你怎么不告诉我’,我觉得至少我们的’标题党’还没到这一步。


当数字化、零散时间的浅阅读风潮来临,我们似乎已经来到了建筑走向大众最好的时代,但张利说,还需要等等。


从物资匮乏到过剩,中产阶级的消费观开始转向重拾自我价值,追求更个人的生活时,空间与人的关系才真正开始被重视,在二十世纪初的几十年,国外也经历了相似的过程。张利说我们要到建筑真正被大众接受、讨论的阶段,还要再等几个十年。


这“几个十年”的时间,从高中生身上可见端倪与希冀。


张利曾经受邀去一所中学分享建筑,如今的中学教育中,建筑与音乐、绘画、舞蹈并行,视野更加开阔。等这一代高中生成长起来,建筑的讨论氛围又会有新的变化。



做设计,他坚持需要有人性尺度


教育和媒体的经历,无疑会投射到做设计中,张利心中对什么是“好建筑”,有自己的标准。


玉树震后,玉树人在修复自家住宅之前,先去修复了嘛呢石堆。历经300余年,来自各方的信徒在嘉那堆放了超过25亿块嘛呢石,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藏传佛教嘛呢石堆,而这个地区的游客到访中心,像是玉树人“最熟悉的陌生人”。


(图片/ 简盟工作室)


2010年,张利带着简盟工作室在嘉那设计游客到访中心,这片天高云淡的净土之上,他们用藏区常见的中心混凝土、外立面石头堆砌的建造方式,完成了这个一千平方米左右的公共设施。


(图片/ 简盟工作室)


说熟悉,因为访客中心用到的木头有些就是旧的,石头是玉树人自己砌的,因此虽然这个房子的形状在当地的建筑里面没有过,但是当地人并不觉得陌生,同时又有一点和原来不一样的东西。


(图片/ 简盟工作室)


访客中心可以让人从不同的台阶走上的天台,很多角落放置了不透明的栏板,每一个天台的朝向,连接了嘛呢石堆相关的一个历史点。


但藏民使用起来的时候,这个地方除了朝圣嘛呢石碓,更主要的目的之一是用来野餐。当地藏民在稍微暖和点的时候,中午一家人喜欢走到一个地方,坐在那里吃东西。


(图片/ 简盟工作室)


访客中心并没有成为外来者,而是成为了让当地人享受并产生了某种亲和力的地方。人可以在其中活动,人与建筑产生连接,正是张利对好建筑的诠释。

 

“好建筑应该对普遍人性的表达,能够激起其他人的共鸣。如果一个建筑照片里面一个人都放不进去,放一个人进去,这个建筑就觉得脏乱差的,这肯定不行。越能够把人的痕迹、人的活动、人的生活,人的情感附着在上面的建筑,是比较好的。”


从2001年创立简盟设计研究室开始,到如今成为一间事务所,他们一直在探索人性尺度空间如何做设计。


▲简盟中90%的成员都是80后,他们也在用自己的儿时记忆,一起探索人性尺度的设计。(图片/ 简盟工作室)


简盟工作室的高级建筑师白雪总结说, 他们最近在通过对交通空间的研究归纳一些人性尺度的设计策略,比如在嘉那嘛呢访客中心中是11个楼梯与其引向的屋顶平台;在阿那亚营地中是定义两个院落的盘绕坡道;在古家营村博物馆中是卷起的村中心场地面;在首钢氧气厂改造中是托起的新体量与重新的旧厂址肌理。


阿那亚营地中两个院落的盘绕坡道成了孩子们最喜爱的地方 (图片/ 简盟工作室)


首钢氧气厂的改造中新体量与旧厂址的对比 (图片/ 简盟工作室)


END


25万建筑师正在关注: 

编辑:Alex魏,Archlady,Leo-程,leon

QQ群:8090 | 建筑设计 | 沪深北:221386539

合作投稿,请后台留言


热销手机课程(免费试听,反复回放):

一注专家课程(钱明刚教授等)

考霸天团一注精讲

美女建筑师高小迷带你复习一(轻复习)

老司机教你住宅建筑设计(文章最后)

Celia地产设计师入门十讲

近期好文推荐:

为什么大众正在对建筑失去热爱?

全国一注最多的建筑设计院Top10!

在建筑设计公司,为什么效率高的人往往要迎接更多的工作?

上海做建筑设计,不是好好活着那么简单

每天都用CAD,你知道那个启动画面是什么吗?

2018国际建筑大奖揭晓,中国四个项目入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青年建筑
发布时间:2018-11-07 23:18:00

微信号:
简 介: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请邮件:admin@ca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