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推荐文章:双面邬达克,建筑的乡愁

他未必是上海滩名气最响的外国人,却一定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外国人——在闹市在角落,你都可能与他相逢,如国际饭店、大光明电影院、市三女中等。它们构成了今人所津津乐道的“老上海”,“海派文化”“海派精神”也孕育其间。  邬达克(L.E.Hudec)(1893—1958),男,匈牙利籍建筑师。1893年生于斯洛伐克,1914年毕业于布达佩斯皇家学院建筑系,同年入伍,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1916年,被俄国人抓住,送往西伯利亚的战俘营。1918年,从西伯利亚逃到上海,此后在上海住了30年,设计了60多幢建筑作品,其中三分之一现在被列入上海市优秀近代建筑名录。1947年离沪,1958年于美国去世。双面邬达克,建筑的乡愁  拉斯洛·邬达......原文全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建筑联盟
发布时间:2018-11-07 07:30:02
微信号:Archinet
简 介:【建筑联盟】——建筑师、建筑爱好者的公益平台。 @ 传播建筑业界资讯,@ 交流建筑创作感悟,@ 共享建筑设计资源。


他未必是上海滩名气最响的外国人,却一定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外国人——在闹市在角落,你都可能与他相逢,如国际饭店、大光明电影院、市三女中等。它们构成了今人所津津乐道的“老上海”,“海派文化”“海派精神”也孕育其间。


  邬达克(L.E.Hudec)(1893—1958),男,匈牙利籍建筑师。1893年生于斯洛伐克,1914年毕业于布达佩斯皇家学院建筑系,同年入伍,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1916年,被俄国人抓住,送往西伯利亚的战俘营。1918年,从西伯利亚逃到上海,此后在上海住了30年,设计了60多幢建筑作品,其中三分之一现在被列入上海市优秀近代建筑名录。1947年离沪,1958年于美国去世。


双面邬达克,建筑的乡愁


  拉斯洛·邬达克(L.E.HUDEC),这位早已远去的异乡人,在上海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


  然而谁是邬达克?这个疑问句的含义是:他来自何方、去往何处?他如何在上海工作生活?上海对他意味着什么,他又对上海意味着什么?总之,他是怎样一个人?这千丝万缕,缠绕成巨大谜团。


  2011年立夏前,传来消息,番禺路上的邬达克故居将重修,并于明年作为“邬达克纪念馆”开放。借此契机,我动身搜寻他的足迹,竟发现,其实有两个邬达克,或者说,他的精神世界有两层。


  前一个邬达克是国际饭店、武康公寓的设计师,专业、刻苦,把才华凝固到这些经典建筑中。另一个邬达克则低调、内敛,以至于面貌模糊。他隐藏在那些更具个人情感的作品里,如自宅、学校和教堂。只有把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的两个邬达克合起来,我们才能穿越名词的迷雾,参悟“老上海”背后的秘密。



开幕:逃亡者的栖息地


  1893年,邬达克生于奥匈帝国境内的一座小镇,1914年从布达佩斯皇家学院建筑系毕业,同年一战爆发,加入军队。因为擅长做工事,他还获得了勋章。不久,他所属的部队遭哥萨克伏击,他脚受伤被俘,送往西伯利亚战俘营,并落下终身跛足。


  从此,“回家”成为邬达克最奢侈的渴望。他甚至谋划过越狱,以失败告终。故乡在西边,逃亡者却只能奔往东南方。在中俄边境,邬达克假冒波兰工程师,进入哈尔滨。“有人告诉他上海欧洲人多,工作好找。”1918年11月,他来了。


  邬达克最早的住址已不可考,只知道他进入美国克利洋行做绘图员。“起先只想歇歇脚,赚够路费回家。”然而奥匈帝国开始瓦解,父亲逝世,让他无法回家。作为长子,邬达克不得不加倍努力地工作,寄钱回去贴补母亲和兄妹。武康公寓、花旗总会大楼、怡和洋行即为这段时间的精品。其间,他娶了德国富商的女儿,在常德路(当时叫赫德路)建了房子。“应该距比利时领事馆不远。”邬达克研究者、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讲师华霞虹说。



巅峰:建筑师的梦想


  1925年,靠岳父资助,“邬达克打样行”(建筑师事务所)于此成立。“他在这儿工作到离开上海。”华霞虹说。“克利洋行期间他偏重古典主义。”摄影家尔冬强说。他研究邬达克多年,出过书、举办过“邬达克与上海”主题摄影展。来上海头几年,邬达克主要参照了欧美古典主义,“哥特式塔尖、考究的细节,复古色彩很明显。”花旗总会大楼、怡和洋行、沐恩堂,皆为这一时期的代表作。


  创业后,邬达克尝试改变。以真光大楼为例,外墙用深褐色面砖,立面上线条密集,顶部层层收分,带有鲜明的Art Deco风格,一时引领风骚。1933年,邬达克设计了大光明电影院,其先锋性更令业界惊叹。“他从流浪者、建筑界配角,一跃而为塑造这座城市灵魂的人物。”尔冬强说。加上以后的国际饭店、卡尔登大戏院、向明中学等,其地位已无可撼动。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正逢上海发展的黄金时期,气氛宽容,新旧思潮碰撞。尤其是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欧美的建筑材料倾销而来,给了他这样的西方建筑设计师用武之地。”华霞虹说。此外,邬达克是匈牙利人,不归公共租界也不归法租界管,他要打官司得上中国法庭。这让中国业主颇有安全感。邬达克肯定没料到,误打误撞的逃亡、模糊的身份,竟将自己带上了事业巅峰。


  “他还有个长处,善于交际。”华霞虹介绍。营建沐恩堂时他遇资金困难,得孙中山之子孙科帮助,渡过难关。为表酬谢,邬达克以刚建成的番愚路自宅相送,出手大方。现上海作协里的“爱神花园”竖着爱神丘比特和普绪赫的雕像,也是他附赠给原业主的。



独白:萦绕不去的乡愁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正逢上海发展的黄金时期,新旧思潮碰撞。尤其是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欧美的建筑材料倾销而来,给了他这样的西方建筑设计师用武之地。


  “尽管大获成功,跻身上流社会,他最向往的还是回家。”历数了邬达克的辉煌履历之后,华霞虹感叹。因为心脏不好,邬达克每年都带家人游历欧美,也趁机与最新建筑理念接轨。奇怪的是,他似乎始终没能回趟家。


  这番心迹很难索引。邬达克低调、收敛,场面上圆滑体贴,却极少表露内心。


  把房子送给孙科后,他在斜对面又建了一幢自宅——可见其对这条马路的喜爱。今天,这座自宅藏身于“壁角落头”,于酒店公寓后、学校操场旁的那幢英国都铎式别墅。


  如今,这里大门紧锁,透过窗,屋里空空如也。据悉这里将施工,改建成“邬达克纪念馆”。


  去年4月冯立来过,那时门还敞开,他走上屋顶,凝视楼板、内墙、天花板,想象邬达克的生活细节。冯立是华霞虹学生,受老师影响研究邬达克,还在豆瓣建了小组。有一个问题曾困扰他:为什么自宅的风格是都铎式,而不是匈牙利式或斯洛伐克式呢?


  “或许和匈牙利是一战战败国有关,邬达克不希望营造具有鲜明文化属性的建筑。”冯立猜测。另外他是建筑师,习惯把业主的需求放首位,而他的妻子喜爱英伦风格。即便是自宅,邬达克也避免烙上个人趣味。


  但仍有细节泄露了隐秘心事。“我们为什么对他那么了解?”华霞虹问。原来奥匈帝国解体后,邬达克的家乡归捷克斯洛伐克。为证明身份,他搜集大量资料,不懈地递交申请,终于1941年拿到匈牙利护照。这些材料,经租界工部局存档,留存至今。


  绕了半天,又回到邬达克的心结——身份认同。“今天匈牙利和斯洛伐克两国都有学者争邬达克,如果他活着,一定倍感痛苦。”华霞虹说,他的德国籍妻子生于中国,可以做世界公民。但他不行,“他是有乡愁的人。”可战争、命运生生地把家乡撕裂,他被迫抉择。这痛苦极少流露。“据子女回忆,邬达克是工作狂,很少和家人相处,总是在书房里查资料、画图纸,或出去见客户、勘察工地。”于是有了上海啤酒厂、市三女中、五四大楼等。



尾声:飞翔的荷兰人


  1936年,邬达克迁居至他设计的达华公寓底层。寓居达华期间,邬达克最有名的作品当数“绿房子”。这是他为“颜料大王”吴同文设计的住宅,因外墙贴绿色面砖,遂以“绿房子”著称。吴同文的外孙后来娶了上海作家程乃珊,后者以这幢房子为原型,写出了小说《蓝屋》,风行海内外。


  绿房子的意义还在于,它被称作邬达克的“收山之作”,是他留给上海的最后一件经典作品。细察冯立提供的《邬达克可考建筑列表》,发现此后他的工作量确实锐减。“二战中他担任了匈牙利驻上海领事馆荣誉领事,忙于行政工作。”华霞虹解释。“忙是个借口,关键在于建筑并非邬达克的理想。”华霞虹说,他父亲是建筑营造商,念建筑系是听从父命。他真正向往的是宗教和考古。他母亲是路德教徒。然而命运阻碍了寻梦路。“逃亡到上海,父亲死了,他又结婚生子,是主心骨,必须担起重任。邬达克很传统,极其看重家庭责任。”不过建筑和宗教也有交集,邬达克用心设计了不少教堂和教会学校,如沐恩堂。据子女回忆,他每周都上教堂做礼拜,很虔诚。


  1947年,邬达克携家眷离沪。“他是经过精心准备的,家里悄悄打包,对外则一切照常,突然就走了。”谁也闹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可能和二战中匈牙利再度战败有关,作为荣誉领事,邬达克感受到了压力。他先在瑞士小住,后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执教。自此专心从事考古和宗教,没有新作。


  1958年,这个为许多人设计了家园的人,因心肌梗塞客死美国加州。“我翻过他的私人信件,他经常汇钱给母亲,让她在家乡购买土地,他想做农场主。”尔冬强说。


  “上海不是他的心灵归宿,只是避难地、淘金地。从心里他是个外国人,一门心思想回家却回不去的外国人。他曾自嘲为‘飞翔的荷兰人’。”华霞虹说。但历史机缘巧合让他把99%的作品留在了上海,而且和上海的进程契合得那么好,“只能说是天作之合。”



(本文摘自“生活周刊”,作者:唐骋华)


附:邬达克设计建造的上海建筑


美丰大楼(Chinese American Bank of Commerce),1920年,河南中路521-529号



何东住宅,1920,陕西北路457号,现上海辞书出版社




中西女塾,1922年, 西藏中路 1929年 拆除原址建慕尔堂



卡尔登大戏院,1923年,黄河路21号,1997年拆除



上海花旗总会,1923年,福州路209号



诺曼底公寓,1924年,淮海中路1842-1858号



息焉堂,1925年,可乐路1号



宏恩医院,(Country Hospital)1925年,延安西路211号




爱司公寓,(Estrelia Apartment)1926年,瑞金一路150号



四行储蓄会大楼,1926年,四川中路261号



西门外妇孺医院(Magarret Williamson Hospital),1926年,方斜路419号



闸北水电厂(Chapei Power Station),1927年,吴淞



哥伦比亚住宅圈,1928年,新华路211弄、319弄



孙科住宅,1929年,番禺路60号



慕尔堂,1929年,西藏中路361号



浙江大戏院(CHEKIANG CINEMA),1929年,浙江中路123号




广学会大楼(Christan Liberature Society Building),1930年,博物院路(虎丘路)128号



浸信会真光大楼(China Baptist Publication Building),1930年,圆明园路209号



爱文义公寓,(Avenue Apartments),1931年,北京西路1341号-1383号



斜桥弄巨厦(麦家花园),(Mr.P.C.Woo's Residence),1931年,石门一路315弄6号



邬达克自宅,1931年,番禺路57号





刘吉生住宅(上海市作家协会),1931年,巨鹿路675号





交通大学工程馆,1931年,华山路1954号



德国新福音教堂,1931年,文革时拆除,原址建贵都大酒店及希尔顿宾馆



大光明大戏院,1931年,静安寺路216号





国际饭店,1931年-1934年,22层,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170号,正对跑马厅(今人民广场),直到1980年代一直是上海最高建筑。



上海啤酒厂,(Union Brewery LTD),1933年,宜昌路130号



辣斐电影院,1932年,复兴中路323号



丁贵堂住宅, 1932年,汾阳路45号



中西女中景莲堂(Mcgregon Hall),1935年,江苏路155号



达华公寓,1935年,延安西路914号




吴同文住宅,1937年,哈同路(铜仁路)333号、爱文义路(北京西路),俗称“绿房子”,现代风格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建筑联盟
发布时间:2018-11-07 07:30:02

微信号:Archinet
简 介:【建筑联盟】——建筑师、建筑爱好者的公益平台。 @ 传播建筑业界资讯,@ 交流建筑创作感悟,@ 共享建筑设计资源。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请邮件:admin@ca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