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推荐文章:建筑四杰:大师们的友谊

  中国近现代建筑学家中,有公认的“中国建筑四杰”——梁思成、杨廷宝、刘敦桢、童寯。  这些建筑学大师,不仅才华横溢,学贯中西,开创了中国现代建筑创作先河,他们之间的友谊,也是一段传奇。北 梁 南 杨  早在1921年,杨廷宝赴美就读宾夕法尼亚大学(下简称“宾大”)建筑系时,就因成绩优异,成为中国留学生的榜样。  三年后,1924年,梁思成也进入宾大。  很快,两人相识。  当时,梁思成对学长只有仰慕之情,称杨廷宝为“内韧外秀,厚积薄发”,还提到学长的作业和笔记就像他本人一样,非常工整,赏心悦目,是同学们的范本。  他们在宾大一起学习,共同出入图书室,屡屡在校内外获奖,被美国学生赞为“聪明的中国小分队”。  有趣的是,......原文全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建筑联盟
发布时间:2018-11-07 07:30:02
微信号:Archinet
简 介:【建筑联盟】——建筑师、建筑爱好者的公益平台。 @ 传播建筑业界资讯,@ 交流建筑创作感悟,@ 共享建筑设计资源。


  中国近现代建筑学家中,有公认的“中国建筑四杰”——梁思成、杨廷宝、刘敦桢、童寯。


  这些建筑学大师,不仅才华横溢,学贯中西,开创了中国现代建筑创作先河,他们之间的友谊,也是一段传奇。



北 梁 南 杨



  早在1921年,杨廷宝赴美就读宾夕法尼亚大学(下简称“宾大”)建筑系时,就因成绩优异,成为中国留学生的榜样。


  三年后,1924年,梁思成也进入宾大。


  很快,两人相识。


  当时,梁思成对学长只有仰慕之情,称杨廷宝为“内韧外秀,厚积薄发”,还提到学长的作业和笔记就像他本人一样,非常工整,赏心悦目,是同学们的范本。


  他们在宾大一起学习,共同出入图书室,屡屡在校内外获奖,被美国学生赞为“聪明的中国小分队”。


  有趣的是,两人经历颇为一致,硕士毕业导师为同一人,在美国同一家建筑事务所实习,返国前都赴欧洲考察,和知名研究学者费孝通友谊深厚……


  1927年,杨廷宝回国后,在基泰建筑事务所工作。


  一年后梁思成回国,基泰建筑事务所通过杨廷宝,邀请他加盟,但梁思成认为自己的主攻方向还是学术,婉拒了邀请。


  当时,东北大学(校长为张学良)已经成立,正广招贤才,学校建筑系系主任一职留给了杨廷宝,但当时杨已经有工作,他向学校大力推荐梁思成,认为系主任非他莫属。


  东北大学随即下了聘书,梁思成欣然赴任,随行的还有他的新婚妻子林徽因。


  这是梁思成夫妇的第一份工作。


  上世纪50年代初,杨廷宝去北京出差,与已在清华大学任教的梁思成夫妇在一家饭店小聚,林徽因提到喜欢他的水彩画,杨廷宝就送了一幅“北京雍和宫”水彩画给她,这幅画和林徽因的画一起,被梁思成挂在了书房里,可见喜爱之极。


  值得一提的是,林徽因和杨廷宝关系也是极好。


  林徽因曾说,杨廷宝是一个非常严肃古板的人,去美国后受了影响,变得活泼,竟然许诺回国后陪她去逛街,让人大吃一惊。


  1955年,林徽因去世。7年后梁思成再娶第二任太太林洙,当时颇有些舆论压力,但杨廷宝找到梁思成子女,劝他们支持父亲的婚姻,老年人就怕晚年孤独。


  两人情谊,可见一斑。


  “文革”中,梁思成成了“反动学术权威”,被押出来批斗,几经折磨,林洙不离不弃,直至丈夫1972年去世。


  而此时,杨廷宝也被批斗,关在了“牛棚”,对这位惺惺相惜的好友,已是无能为力。


  如今,任何中国建筑界的人士,都知道那个称号——“北梁南杨”。


  “北梁”,即梁思成;“南杨”,即杨廷宝。


  这个称号的含义,不仅仅包括他们的建筑成就,更有两人的几十年的深厚友谊。



赫 赫 大 将



  中国的“建筑四杰”中,杨廷宝、刘敦桢与童寯,最后是在同一所大学教书。


  他们之间不仅没有“文人相轻”,反倒是很好的朋友。


  童寯也是宾大建筑系出生,1925年赴美,之前久闻杨廷宝大名,于是给他写信,询问专业情况和入学须知。


  杨廷宝很快回信,作为他们“订交之始”。


  童寯曾说,“我和杨先生一个师傅下山,一脉相连,走的是一条路子”。


  1930年,童寯回国,受梁思成之邀,成为东北大学的教授,此后因抗战爆发,加入了上海的华盖建筑事务所。


  当时,华盖和基泰,是国内最好的两家建筑事务所。


  因为这种关系,童寯和杨廷宝关系更为密切。


  杨廷宝经常去上海出差,一住就是几个月,几乎每个星期天都和童寯出去游览古迹名胜,晚上在一起吃饭。


  童寯曾回忆:“有时他(杨廷宝)下厨房,用面条加鸡蛋煮成汤面,荆妻戏称这为‘杨廷宝面’,饭后闲谈,我拿出买到的画册和旧书共同欣赏,荆妻说我‘献宝’,那时每个星期日都是快乐的日子。”


  1937年,万事俱废,抗战军兴,迁往重庆陪都的中央大学建筑系急需师资,杨廷宝和童寯成为学校的教授,此后再也没走出校园。


  同年,另一位建筑大师——刘敦桢也进入了中央大学建筑系任教。


  刘敦桢和杨廷宝早在1929年就相识。


  那年,杨廷宝慕名去拜访这位大师,当时刘敦桢住在南京大石桥,租了一间房屋,推门进入,便见刘敦桢伏在桌上绘图,满地的书籍,还有一些收集的唐砖汉瓦。


  他们谈了一个下午,“相互感到很默契,从此开始了数十年不渝的深厚友谊”。


  1949年解放后,杨廷宝、刘敦桢与童寯同在南京工学院(东南大学前身)任职,和在清华大学的梁思成南北相望。


  梁思成和他们都是极好的朋友,曾笑称三人为南京工学院的“赫赫大将”,并说:“三位相处甚笃,互相敬重,这是南工建筑系越办越好的原因。”


  他们的后代回忆,三人私交深厚,但平时往来不多,可谓“君子之交淡如水”。


  这三人,刘敦桢以学术研究为主;童寯既能设计,又会著书;杨廷宝则设计超强。杨廷宝常常对子女们说,自己很羡慕刘先生和童先生会写书,可惜自己只会搞设计,书写不好。


  “文革”时,刘敦桢备受折磨,于1968年5月10日含冤而逝,终年71岁。


  上世纪80年代,“建筑四杰”中只剩下了童寯和杨廷宝,经过十年浩劫,两人的身体极为虚弱,病情不断。


  1982年,童寯癌症复发,又经丧妻之痛,极为悲苦。杨廷宝得知,让手下两位研究生前去照料。


  没想同年9月16日,杨廷宝也因为病情加重,昏迷后被送进医院。他的子女在从外地赶来的途中,病床上的童寯让自己儿子去杨的病房值班,直到杨家后人赶到。


  此后,童寯出院休养,还去病房看望杨廷宝,两人见面,泪流满面。


  3个月后,12月23日,82岁的杨廷宝去世,童寯写下悼文——《一代哲人今已矣,更于何处觅知音》,纸张上满是斑斑泪痕。


  又是3个月后,1983年3月28日,童寯去世,享年83岁。


  自此,“建筑四杰”全部驾鹤西去。


(摘自《周末》2012年5月3日,作者:李诚)




关于“建筑四杰”的更多资料,请参阅:


书名:建筑四杰
副标题: 刘敦桢·童寯·梁思成·杨廷宝
作者: 杨永生
出版社: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出版年: 1998-10
ISBN: 9787112035922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建筑联盟
发布时间:2018-11-07 07:30:02

微信号:Archinet
简 介:【建筑联盟】——建筑师、建筑爱好者的公益平台。 @ 传播建筑业界资讯,@ 交流建筑创作感悟,@ 共享建筑设计资源。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请邮件:admin@ca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