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推荐文章:WA | 标准营造 |“微胡同”| 张轲:基本

“微胡同”,北京,中国"Micro Hutong", Beijing, China, 2016建筑设计:标准营造Architect: ZAO/standardarchitecture在传统北京胡同院落的局促空间中,“微胡同”项目以35m2的主体建筑面积,进行了极小尺度的居住实验。设计将庭院回归到流线组织的重心,通过将活动空间引入到建筑内部庭院,来创造与城市文脉的直接联系。庭院不仅提升了内部空气与光线的流动,也联结着形式多样的方形体量及面向城市的门廊。这个灵活的城市居住空间成为位于较私密生活空间与具城市性的街道间的过渡空间,同时也成为可供“微胡同”居民及社区邻居共同使用的半公共空间。“微胡同”建筑主体是由墨汁混凝土现场浇......原文全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建筑
发布时间:2018-11-05 15:33:13

“微胡同”,北京,中国

"Micro Hutong", Beijing, China, 2016


建筑设计:标准营造

Architect: ZAO/standardarchitecture



在传统北京胡同院落的局促空间中,“微胡同”项目以35m2的主体建筑面积,进行了极小尺度的居住实验。


设计将庭院回归到流线组织的重心,通过将活动空间引入到建筑内部庭院,来创造与城市文脉的直接联系。庭院不仅提升了内部空气与光线的流动,也联结着形式多样的方形体量及面向城市的门廊。这个灵活的城市居住空间成为位于较私密生活空间与具城市性的街道间的过渡空间,同时也成为可供“微胡同”居民及社区邻居共同使用的半公共空间。


“微胡同”建筑主体是由墨汁混凝土现场浇筑而成——墨汁与混凝土按一定比例调配,使得材料最终呈现一种特有的色调。提升和改善胡同空间的生活条件是“微胡同”的设计核心之一。现代中央空调系统服务整个主体建筑的同时,房间中都布置了地暖,这使得即使在寒冷的北京冬季,使用者都可以在舒适的建筑室内环境中,透过整体透明的房间立面,欣赏户外景致。建筑屋顶设计了3个可机械控制开启的天窗,每个房间侧面也设置了开启扇,由此保证了建筑室内的自然通风。


在提升空间品质的同时,“微胡同”在空间形态上延续了传统胡同院落的尺度感,并强化了空间的社会属性。



项目信息

项目地点: 北京西城区杨梅竹斜街53号

设计方: 标准营造

建筑师: 张轲

项目团队: 张明明,黄探宇,池上碧

建筑面积: 35m2

设计/建成时间: 2013/2016

摄影: 王子凌,吴清山



评论

鲍威北京胡同界面被人感知最多的有两个,一是代表群像的街道,二是代表个像的庭院。然而另一个向度的界面却更能够反映出胡同的全像,即连续的屋顶界面。标准营造的作品向来以其建筑单体强烈的形式操作来回应一系列的问题,微胡同项目也不例外。然而此案在北京旧城的环境背景下,是否能在这群像、个像及全像这三个层面上获得成功?我们不妨从胡同的街道、庭院、屋顶这三个界面对其进行解读。


微胡同的街道界面是封闭的,除了入户门,其余立面为旧材料拼成的立面构成,这与本来封闭的传统胡同界面一致,虽然其身处的杨梅竹斜街开放的商业界面是非典型的胡同界面。微胡同的庭院界面为设计的建筑主体,C字形的主干加上一系列的悬挑盒子准确地创造出了一个内向的、统一的、功能复杂的、体验性极强的庭院界面。毫无疑问,微胡同对这两个界面的应答都是相当成功的。而微胡同的屋顶界面,即为平面逻辑的直接呈现:平面边界直接拉高,超出周围环境的高度,所有即所得。这种处理是否与城市的屋顶界面一致?


胡同建筑屋顶的神奇之处在于其尺度的升级:平面上建筑变化丰富,而屋顶永远是双坡统一一切。在这个界面上,大尺度的屋顶将下边琐碎的小尺度平面活动全部隐藏,呈现出城市统一的全像。微胡同小尺度的平面逻辑直接侵入到这个大尺度的屋顶景观中来,不免造成了尺度上的冲突。


并非说这种只在乎自身形式操作的做法有何不妥,而是说以另外两种方式的处理是否会更具优势:屋顶是否可以在尺度上和周围建筑形成统一,完成从小尺度的平面逻辑到大尺度的屋顶逻辑的转化?抑或建筑高度不侵入到连续的屋顶界面中来,如同不远处的微杂院那样,谦和地隐退在周围屋面景观之下?



全文刊载于《世界建筑》201810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页面下方“阅读原文”购买2018/10期《世界建筑》杂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建筑
发布时间:2018-11-05 15:33:13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请邮件:admin@ca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