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推荐文章:新作 | 外滩之光:黄浦江两岸核心区段外滩灯光提升改造

△  外滩之光  摄影:钟鸣,燕飞项目地点   上海黄浦区项目类型   灯光改造建设时间   2018年撰撰文文   钟鸣,TS倘思照明设计总监大多数人应该不知道外滩从前的样子,外滩在变化,建筑有各自的故事,光也有自己的过往。外滩的亮灯工程始于1986年,最开始只是以数万只灯泡连成线,将建筑装点起来,并且只有重大节日才会点亮,真是 单纯的“看灯”。1995年以后,外滩的灯光改由电脑远程控制,灯光开放时间逐渐拉长,可以做到每天亮灯。但中国照明从“看灯”发展到今天已经过去了40年,外滩的灯光是时候需要再次革新了。△ ......原文全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方空间
发布时间:2018-11-21 09:45:00

△  外滩之光  摄影:钟鸣,燕飞


项目地点   上海黄浦区

项目类型   灯光改造

建设时间   2018年

撰文   钟鸣,TS倘思照明设计总监




大多数人应该不知道外滩从前的样子,外滩在变化,建筑有各自的故事,光也有自己的过往。外滩的亮灯工程始于1986年,最开始只是以数万只灯泡连成线,将建筑装点起来,并且只有重大节日才会点亮,真是 单纯的“看灯”。1995年以后,外滩的灯光改由电脑远程控制,灯光开放时间逐渐拉长,可以做到每天亮灯。但中国照明从“看灯”发展到今天已经过去了40年,外滩的灯光是时候需要再次革新了。


△  外滩历史发展图鉴  ©TS倘思照明

△ 外滩80年代灯光资料  ©TS倘思照明

△ 外滩灯光改造前实景  ©TS倘思照明


2018年,在黄浦江两岸景观灯光提升改造工作中,TS倘思照明设计、十聿照明、美国FMS、罗曼、同济、BPI等国内外照明团队,在陶(上海黄浦区灯景所所长)的统筹下一起负责其中外滩核心区段的照明设计工作。设计内容主要包括:外滩一线历史建筑,天际线建筑群背景,第五立面,滨水岸线,纵深街道立面,路灯,城市景观,节假日特殊场景等全方位的夜景照明优化。


TS倘思照明团队负责了区段中半数以上建筑的照明设计工作:外滩2号上海总会,3号有利银行,5号日清大楼,6号中国通商银行,7号大北电报局,15-1号公共服务中心,19号和平南楼斯沃琪中心,20号和平北楼沙逊大厦,气象塔,光明金融大厦,凯石大楼等。


△ 浦东视角外滩长卷  摄影:钟鸣,燕飞

△ 灯光改造后鸟瞰  摄影:钟鸣,燕飞

△ 灯光改造后的气象塔  摄影:钟鸣,燕飞




光不只是通过灯具去照亮物体,而是引导心与眼去感受真实。


在设计之初,我一次次到访黄浦江畔,或是站在外滩观景平台上欣赏夜景,或是走在外滩的纵向街巷里,仿佛全身都在聆听周围基地环境的诉说。或远或近,或动或静,这种光的场所感其实一直在我的脑海中,而如何在其中找到功能与艺术的完美平衡,其实就是设计的创意所在。


从绘画的角度来说,我们就像是用光在修复一副名画。钠灯的光色掩盖住了原本建筑石材表面丰富的色泽与肌理,灯具的体积破坏了适宜的建筑尺度,参差不齐的光色让建筑的主次关系混乱不堪……我们以“还原真实的外滩”为理念,旨在呈现出文物级别的建筑照明设计。外滩还是那个熟悉的外滩,但我们希望她变得更美,更精致,做到远观有气势,近看有故事。


△ 灯光改造后局部  摄影:钟鸣,燕飞


因此在技术理念方面,我们选择了1800—3000K可控色温的“真我色”照明体系。当然,把自己锁定在这一个狭窄且精确的范围内,而不选择更大的可调色温区间以及可变色彩体系,无疑大大增加了设计的难度,就像是在定制一款纯天然的矿物质颜料。但基于对前端构架与基本配方的大量研究,我们最终使1800—3000K区间灯光的色温“品相”接近了传统钠灯,实现了高显色性。最终渲染出外滩建筑石材本来的质感色泽,营造出细腻、充满层次感的灯光体验,真正做到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这个“宗”就是真实的外滩。


△ 石材光色匹配体系  ©TS倘思照明

△ 可控色温配方研究图谱  ©TS倘思照明




如果我们把外滩万国建筑博览群想象成一个尺度巨大的博物馆,那么每一个建筑就是展品本身,平时需要放大镜才能看清楚的精美细节与文化痕迹,将以沉浸式的超大尺度展现在我们眼前。而夜晚就是博物馆的最佳背景,透过光的聚焦,我们可以看见那些白天发现不了的细节,看到细节背后的历史,看到建筑的前世今生。


一般的博物馆照明特指展厅室内的光,而这次我们希望实现融合与跨界,将建筑,室内,景观,舞台照明各自的优点充分发掘。但同时就像在博物馆里一样,灯光又只能是配角,人们不能被灯光吸引,而是要透过光,看到建筑,看到那些饱经历史冲刷的痕迹。


△ 光的博物馆概念图  ©TS倘思照明

△ 6号楼改造后实景  摄影:钟鸣,燕飞

△ 3号,5号楼改造后实景  摄影:钟鸣,燕飞

△ 3号,5号,6号,7号楼改造后实景  摄影:钟鸣,燕飞




在这次设计中,我们希望通过光的细节呈现出建筑之美,外滩之美,上海之美,让人在外滩漫步时体会到神圣,纯粹,安静与单纯之感。下面来分享几座建筑照明设计中的细节。




上海总会大楼建于1910年,地面5层,地下1层,由英国著名建筑师忒莱特设计,华斯·艾斯金公司承建,建筑面积9811平方米,是上海最早采用水泥建造的建筑。建筑外观为典型的英国古典主义样式,爱奥尼克式柱、芒萨尔式楼顶以及顶部南北两端各有一座巴洛克风格的瞭望亭,凸显出大楼巍峨挺拔的身姿。


△ 2号楼日景  摄影:钟鸣,燕飞

△ 2号楼改造前实景  摄影:钟鸣,燕飞


首先在色彩方面,2号楼的石材色彩偏浅,在阳光下更是呈现出出挑的白色,而中间4根爱奥尼克柱却显得暖黄,因此整个灯光的色调抓住这个特性,让2号在夜晚也呈现与白天近似的色泽。其次考虑到从顶部贯穿至基座的瞭望亭让整个建筑显得十分挺拔,光的设计也旨在强化这种挺拔与竖向感。


从前的外滩因为传统灯具配光的限制,光烘托的更多是横向的建筑语汇,将三段式风格的建筑分为上、中、下三个横向维度,但我们认为更需要一些挺拔的柱式去串联竖向的维度,这样才能让建筑在水平与垂直维度浑然一体,烘托出建筑的圣神与力量。


△ 2号楼灯光改造后实景  摄影:钟鸣,燕飞

△ 2号楼灯光设计图纸  ©TS倘思照明




有利大楼建于1916年,高6层,入口处为7层,由英商公和洋行设计,华商裕昌泰营造厂建造,建筑面积13760平方米,为中国第一幢钢框架结构高楼。大楼整体设计仿效文艺复兴风格,采取新古典主义与近现代主义相混合的折衷方式,线条流畅,外观优美华丽。



△ 3号楼日景  摄影:钟鸣,燕飞

△ 3号楼灯光改造前实景  摄影:钟鸣,燕飞


3号楼的平面布局有些特别,别的楼都是正面对着江,而它其实是斜着摆在黄浦江边,正是因为这种斜对称布局,加上充满力量的中心竖向瞭望塔,使建筑的光影关系充满了仪式感。那种折衷混合的美学让这个房子既古典又现代,线条刚硬却不死板,层次非常丰富。此外,在最后的场景调试中我们为3号设置了6种静态场景,有“太阳系列”的奔放宏伟,也有“月光系列”的妩媚与神秘……留待人们去发现。


△ 3号楼灯光改造后实景  摄影:钟鸣,燕飞

△ 3号楼灯光设计图纸  ©TS倘思照明




电报大楼建于1908年,为假5层砖石结构,英商玛礼逊洋行设计,建筑面积3538平方米,是外滩建成较早的新古典主义建筑。此楼以富于变化的古典柱式和美轮美奂的窗框装饰图案,烘托出建筑的立体感。顶层两边设计有洛可可风格的屋顶,优雅的外观令人印象深刻。


△ 7号楼日景  摄影:钟鸣,燕飞

△ 7号楼灯光改造前实景  摄影:钟鸣,燕飞


7号楼的特殊性体现在门头的泰国国徽神兽“大鹏金翅鸟”。光在此的作用是突显整体建筑的雄伟精致,以及强化大鹏金翅鸟栩栩如生的形象。大楼的名称源自其使用者——上海电报局。电报局成立后就在外滩7号轮船招商局所属的大楼内营业。不久,丹麦大北电报公司和英国大东电报公司也搬入办公。20世纪初拆旧建新,建成了今天我们所见的电报大楼,并仍归上海电报局所用。现为泰国盘古银行等使用。



△ 7号楼灯光改造后实景  摄影:钟鸣,燕飞

△ 7号楼灯光设计图纸  ©TS倘思照明




沙逊大厦建于1929年,因是英籍犹太人维克多·沙逊(人称“跷脚沙逊”)的产业而得名。大厦高10层(局部13层),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由英商公和洋行设计,华商新仁记营造厂承建,建筑面积36317平方米。


大厦具有芝加哥学派建筑风格,平面呈“A”字形,外观简洁,富于垂直感。东部屋顶为金字塔形,高19米,表面覆以紫铜皮,显现墨绿色,在外滩众多建筑中别具一格。大厦落成后,主要由华懋饭店使用。1956年,沙逊大厦改称“和平饭店”对外营业,沿用至今。维克多·沙逊爵士创造的这个灵缇犬标志象征着形式之美、魅力之惑和实用主义,同时也象征着和平饭店当时的前卫、摩登、奢华与成功。


△ 20号楼日景  摄影:钟鸣,燕飞

△ 20号楼灯光改造前实景  摄影:钟鸣,燕飞


和平北楼的灯光有两个需要重点考虑的标志性元素,一是绿色屋顶,二是灵缇犬的雕塑。这个独特的绿色屋顶需要精心设计的灯光,灯光效果既要像翡翠一样吸引人,但又不能太鲜艳,只有偏墨绿与橄榄绿这样自然与厚重的绿色光,洗刷在历史痕迹的金属屋面上,才是和平北楼的味道。 



△ 20号楼灯光改造后实景  摄影:钟鸣,燕飞

△ 20号楼灯光设计图纸  ©TS倘思照明




此次照明设计强调对外滩建筑物的解读,光的运用,配方的选择,但外滩的夜景还需要更丰富的元素。随着舞台灯光师,音乐家的加入我们外滩之光的团队,整个外滩建筑仿佛有了生命力,一些大的体量的建筑如瞭望亭、钟楼,就像是打鼓与撞击声;一些连续的柱则像琴键般律动;横向的装饰条与整个建筑群的轮廓就像弦乐器拉动时的起伏。在契合的乐曲下,月光里,外滩之光在律动,在呼吸,在诉说着它更新迭代的故事。


△  外滩之光  摄影:钟鸣,燕飞



完整项目信息

项目地点:上海黄浦区

建设时间:2018年

甲方:上海市黄浦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

总包方:上海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集团)有限公司

操盘团队:陶震,钱锦柯,李炜

照明设计(单位):Tungsten Studio 倘思照明,十聿照明,美国FMS,罗曼,同济,BPI等

照明设计师:陶震,钟鸣,赖雨农,Charles Stone,杨秀,赵沛,钟律,范海荣,钱锦柯,余柳香,王淑珍,吴蓉,施亮,孙凯君

技术支持:王磊,张啸风,周立国,沈俊洁,汤文敏,吴建中,沈渊,华剑春,申春民,郑靓,姚梦明,项迪铭,叶志江,叶枝青,李炜,邓云塘,范洁琼,金亮,沈迎久,朱伟江

建筑顾问:章明建筑设计事务所

作曲家:罗威

舞美控制:谢渝熙

灯光规划:郝洛西

施工方:上海罗曼照明

产品供应商:昕诺飞(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德国欧科照明有限公司上海代表处,上海勇电照明有限公司



编辑 / 王曲荷(实习生)

视觉 / 李茜雅   校对 / 吴智鑫(实习生)


本文由TS倘思照明授权有方发布,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方空间
发布时间:2018-11-21 09:45:00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请邮件:admin@ca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