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推荐文章:听说女演员跨界这么玩,她,很大胆!

“建筑承载的并不简单是物质化的东西,它最打动人的其实是那个片刻,而且这个片刻有可能在五百、五千年后仍然可以打动那个时候的人。建筑有可能创造一种穿越时空的感动,这种造物的成就感是很让人上瘾的。但不是说任何做成的东西都是造物,你做的建筑能达成这个片刻,才有可能在人的记忆里永恒。”——建筑师张珂在这个全名娱乐的时代建筑师这个角色也免不了要被娱乐所挖掘▼王珞丹,娱乐圈的阳光女神现如今她换身为明星制片人跨界严肃的建筑行业看建筑阅人生推出了《丹行道》应该会是个很有看头的节目让小编带你了解一下这期和王珞丹聊的建筑师是谁▼张轲,从清华学子到哈佛学子,他是优秀的学子;从毅然回国到胡同改造,他是优秀的实践者。他是时代定义的成功人士,却鲜有......原文全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筑龙建筑设计
发布时间:2018-12-12 15:47:48

“建筑承载的并不简单是物质化的东西,它最打动人的其实是那个片刻,而且这个片刻有可能在五百、五千年后仍然可以打动那个时候的人。建筑有可能创造一种穿越时空的感动,这种造物的成就感是很让人上瘾的。但不是说任何做成的东西都是造物,你做的建筑能达成这个片刻,才有可能在人的记忆里永恒。”

——建筑师张珂


在这个全名娱乐的时代

建筑师这个角色

也免不了要被娱乐所挖掘

王珞丹,娱乐圈的阳光女神

现如今她换身为明星制片人

跨界严肃的建筑行业

看建筑阅人生

推出了《丹行道》

应该会是个很有看头的节目

让小编带你了解一下

这期和王珞丹聊的建筑师是谁

张轲,从清华学子到哈佛学子,他是优秀的学子;从毅然回国到胡同改造,他是优秀的实践者。他是时代定义的成功人士,却鲜有人知晓他成功背后对职业最纯粹的坚持。王珞丹也曾坚持“我所看到的一切终将成为我们的表达”,这两个人对自己职业的热爱与坚持都很值得我们学习。


(向下滑动看建筑大咖怎么说)


《丹行道》第9站,王珞丹和建筑大师张珂在微胡同聊起了建筑的永恒性。


建筑有没有永恒性



张轲 我学建筑其实超级偶然,属于误入歧途。因为我哥和人打赌,各种诱惑我考清华建筑系,而那时候我原本是想学物理的。


我们小时候都看过一部电影,南斯拉夫《桥》,故事就是说一个建筑师,为了反法西斯,要去把他自己设计的桥炸掉。最后那个炸药包出了问题,他和自己的建筑同归于尽了。那是我对建筑师的最初印象,所以我就觉得建筑特别没有永恒性,和物理差太远了。宇宙奥秘多永恒,如果你发现一个永恒的规律,那贡献多大。


王珞丹  那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建筑师以后,还觉得建筑不是永恒的吗?


张轲  我觉得我属于干一行爱一行,很容易被这一行的困难吸引进去,所以开始学建筑就一直干建筑了。但我仍然认为建筑,作为物化的存在,应该不是永恒的。任何物质存在都很容易被摧毁,思想的东西才可以更永恒。不过,建筑也可以创造一些超越物质性的、精神性的东西。比如你创造了一个空间,哪怕仅有一个人在其中体验到了你创造的某个东西,被感动了,然后记录下这种感动,那么他的记录就有可能是永恒的。所以建筑还是有它的永恒性。


你看人们去欧洲旅行,就两件事,一个是吃,一个是看。看什么呢? 风景和建筑。所以建筑承载的并不简单是物质化的东西,它最打动人的其实是那个片刻,而且这个片刻有可能在五百、五千年后仍然可以打动那个时候的人。建筑有可能创造一种穿越时空的感动,这种造物的成就感是很让人上瘾的。但不是说任何做成的东西都是造物,你做的建筑能达成这个片刻,才有可能在人的记忆里永恒一这点和电影其实很像。


对不喜欢的甲方,在前三秒就要说再见



张轲  第二个挣扎的是,怎么把你明确的想法落实。因为每个人都会跳出各种精彩的想法,难的是你最后要聚焦在一个想法上面,然后你还要有能力把聚焦的这一个很模糊的想法,变成一个真实的存在,真实存在且还要有意义。然后大多数时候,像你们拍电影似的,到落实阶段你可能又有很多个细分的选择。如果你选的不对,就有可能把最开始的想法弱化了。


那么好的建筑师,就有可能把最开始非常感性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变的非常理性,极其严谨地把它去实现。最后的结果就是,你最开始很模糊的想法会越来越强,等你实现的时候它给人的冲击是最强的。而大多数,比如说一般的艺术家、建筑师,原本就模糊的想法可能会在实施过程中间会愈发被冲淡,因为会有来自于合作者、政府等各种其他的干扰。就从这点上说,好的建筑师需要有很强的控制能力。


王珞丹  而且还得有很强的专注力吧。


张轲  没错, 得稍微有一点“轴”。但是这个。“轴”不是说你一定要强迫别人怎么着,这个“轴”就是实现想法的过程中间你怎么让合作方——我从来不把甲方叫甲方,我都叫合作方最后能够真心地觉得这就是我们一起的想法。实际上这是完全可能的。但是前提就是,我对不喜欢的甲方在前三秒钟就会说再见。


王珞丹  比如说你跟对方聊,大概多久你就可以判断出来合不合作?


张轲  差不多五分钟之内,就是说这甲方肯定是他给多少钱我都不会给他做建筑的。


王珞丹  你会觉得是一种消磨吗?


张轲  对啊,和跟你没有共同价值观的合作者在一起,肯定会是一种消磨,每分钟都是浪费生命。一开始我特别不知道怎么拒绝,逐渐地才学会说不,到现在越来越坚决一没有共同价值观的就直接告诉他不合作。


我觉得中国文化里现在最缺的就是尊重,是我们对自已城市、文化的尊重,我们对每个其他人的尊重,我们对自己做的事情、对合作者的尊重,对在我们之前创造这些城市和文化的人的尊重。我特别讨厌一种人,就是他可能表面上对你特别尊重,但是对你的作品一点不尊重,你做完了房子他想怎么改就怎么改。


如果你去欧洲,去德国、瑞士、芬兰,会发现重要的建筑师的作品会被保护得非常好。我去过阿尔托的工作室,他已经去世五六十年了,但他绘图桌上那个尺、三角板、铅笔,都很随意地放在那儿,就感觉他中午刚出去吃个午餐。这种尊重是真正对文化的尊重。我觉得这是我们中国特别需要进步的地方。


足够幸运的建筑师,能物化自己的梦想



王珞丹 那我可不可以这么认为, 如果说个建筑是一个实体,我们暂且把它归为物质,是不是建筑师做的一件事就是把自已的精神物质化?

张轲  你说的很对。每一个人可能潜意识里都梦想一个空间,但他可能不会梦想一个什么样的建筑,这个东西一定不是很具象的。建筑师如果足够幸运,你有可能把一个很模糊的梦想;变成一个实际存在的东西。就像昆德拉在小说里写,托马斯是站在一个窗口看到对面的庭院,然后他想到了一个人。这一幕被物化的最大可能是变成一个电影,但它也不会真实存在。


建筑的魅力就是,如果你梦想有那么一个时刻,然后你又足够幸运,你会让这个时刻真正存在,同时就会有那么一个人站在你想象的那个窗口,去想很多事情。所以这和造物者很像,英文里会把上帝也叫作“architect” 。为什么建筑师这么吸引人,其实不是因为钱,钱很快会被花掉;但是这种创造的快乐是很难抗拒的,每个人都无法抵抗这种吸引力。


王珞丹  那你从开始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建筑,到画图,到呈现出来,哪个阶段是最忘我的?可能建筑呈现出来的那一刻是不一样的,但是在创造的整个过程中,哪一个环节是你认为最忘我的阶段?

张轲  我不能说忘我,但肯定有好几个阶段是既挣扎又很快乐的。构思的阶段会很挣扎,因为经常会有很多很多好的想法。包括微杂院,就是我在不同的飞机上画不同的草图,那个过程你可以说忘我。挣扎在于你可能有很多想法、你觉得都很精彩,但最后要物化成一个选择,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刺激和吸引人的过程。


图文来源网络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每一次主动的探索,都是张珂享受发现的过程,他在这些过程中发现了自己的目标,发现了建筑的意义,创造五百年后仍能令人感动的建筑。


世界总是对主动的人开放更多的风景。不去行动,所有的追求都只是空想。主动积极地探索,享受每一种体验,才能实现人生的更多可能。


他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太急功近利,一定不会做出打动人的建筑。”



所以我们刚毕业不久的建筑僧出来就碰到这么冷的建筑市场,如果仍愿意留建筑圈那么就应该咬牙抗下来,刚开始在工作中肯定会遇到方案流程不知道?基础规范老出错?师傅忙,没空教?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无法得到验证等情况,不要否定自己行不行,要坚持度过这个周期,注意方法节奏。


就像建筑师张轲说的,怎么把你明确的想法落实。因为每个人都会跳出各种精彩的想法,难的是你最后要聚焦在一个想法上面,然后你还要有能力把聚焦的这一个很模糊的想法,变成一个真实的存在。


在这,为这一想法我们筑龙学社不仅为零基础,经验不足的建筑僧打造《建筑方案全能训练营》这门课,教你前期方案的设计全流程,还附赠价值1499《居住建筑设计技法》的主创高能工作法课程,帮你进一步实现方案进阶。全年最值价,错过此折扣全年不在有。为帮助集艺术与理性于一身的建筑僧们更快想法落地。


活动倒计时2天

名额有限

 ↑↑↑        快来扫码咨询吧!   


▼点击阅读原文#查询剩余名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筑龙建筑设计
发布时间:2018-12-12 15:47:48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请邮件:admin@ca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