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推荐文章:园林的代谢:当代造园实验 | 2018 UIA-霍普杯三等奖作品解读

文章500字摘要: 编辑:小力△ 轴测效果图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文化遗产保护总会陷入一种奇怪的境地——现代文明越强势,传统文化、人和城市之间的关系就越割裂。反观苏州园林,大大小小的园林虽面向公众开放,但其千年来的发展轴却早已断裂,古典园林似乎成为了橱窗中的展品。同样,这些传统设计理念也无法渗入当代创作,历史与现状之间始终存在不可跨越的空白。古建筑为什么不能与现代城市共生呢?西南交通大学郭容、任恒毅、刘羽,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胡佩莉试图用建筑手法回归园林问题,“园林的代谢”恰好反映了这样一种代偿机制。他们将目光瞄准到苏州怡园周边的苏州城民宅片区,以改造之名,行造园之实,在内植入定制化社区模块,取园林流线组织叠......点击查看原文全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UED城市环境设计
发布时间:2018-12-12 18:40:48


编辑:小力


轴测效果图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



文化遗产保护总会陷入一种奇怪的境地——现代文明越强势,传统文化、人和城市之间的关系就越割裂。反观苏州园林,大大小小的园林虽面向公众开放,但其千年来的发展轴却早已断裂,古典园林似乎成为了橱窗中的展品。同样,这些传统设计理念也无法渗入当代创作,历史与现状之间始终存在不可跨越的空白。


古建筑为什么不能与现代城市共生呢?


西南交通大学郭容、任恒毅、刘羽,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胡佩莉试图用建筑手法回归园林问题,“园林的代谢”恰好反映了这样一种代偿机制。他们将目光瞄准到苏州怡园周边的苏州城民宅片区,以改造之名,行造园之实,在内植入定制化社区模块,取园林流线组织叠印于现存的苏式住宅肌理之上。造园实验的同时,也产生了一段新老园林之间的对话。




 背景起源  Background 


苏州园林是我国重点保护的世界文化遗产,中国的目前的遗产保护总是会陷入一种奇怪的境地,尤其是经济发达地区,现代文明越强势,传统文化、人和城市之间的关系就越割裂。


在外国有很多值得借鉴的例子,如始建于13世纪的古城海德堡,作为浪漫德国的缩影,海德堡很好地保持了原本的历史状貌,它并没有像柯布西耶在《走向新建筑》中所表示的那样“老旧不堪”,无法承载现代的生活方式,事实上,古建与现代城市全完可以共生。


反观苏州园林,大大小小的上百个园林目前被政府维护得很好,它们多数开放,人们可以进去参观,但其实传统园林千年来的发展轴已经断裂。它的功能和使命不再统一,没有人住在园林里,没有人再去兴建园林,古典园林似乎成为了橱窗中的展品。同时,我们也深刻地意识到:这些古老里的理念没有再次呈现到我们的现代建筑中。在当今的中国,造园这项传统的文人活动早已成为历史,而历史与现在之间存在了一道深深的空白。


园林发展轴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




 建筑选址  Site Selection 


如果按照中国古典园林的特征和理念,城市本身即是一个大的园林,建筑是园林中的一个要素,我们试图去用建筑的手法,最终去回归一个园林问题。“园林的代谢”背后是一种代偿机制,即指:某个器官的组织停止运作时,其他器官会去补偿它的功能。


我们参考了陈从周先生所著的《苏州旧住宅》等资料,瞄准了苏州怡园附近的苏州城民宅片区,以改造之名,行造园之实,在内植入定制化社区模块,取园林的空间流线组织手法叠印于现存的苏式住宅肌理之上,造园实验的同时,产生新老园林之间的对话


设计场地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




 现存问题  Problems 


苏州民宅其实并不“老”的,不管是结构上还是功能上,但它同样贴合了传统的苏州印象,现在,这些民宅和北京的四合院一样,存在大量的居住问题:


① 邻里封闭;


② 内部功能凌乱;


③ 私搭乱建严重;


④ 容积率低。




 设计策略  Strategy 


① 对于一些住房,我们将折线屋顶,延展成曲线屋顶,并将最基本的居住功能移上去。产生基础的模块。


改造策略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


② 搭建二层连台,区分上交交通体系,上层用于居住,下层做起居厨房等共享用并根据住户的特性,植入工作室,餐厅,展厅等空间。


二层交通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


竖直交通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


③ 通过旋转墙,开门洞等方式,将原本东西向的胡同交通,拓展出南北向的,院落与院落之间通行路线。使整个片区不再封闭,成为一个有机的游园。


街道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


④ 设置节点,节点处还原苏州园林建筑,轻微改造或保留本貌。


展厅公共节点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


在一个交融贯通,充满变化的整体空间里,我们把传统园林的造景手法,借景,框景,对景,障景,抑景,漏景,运用到了民宅间的院落里。就此,我们把原有的民宅就从封闭的,无秩序的,变成了开放的,有秩序并且可变动的。


平面图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


流线组织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


如何去激活一个片区是我们组遇到的最大问题。再举一个例子,十几年前,丽江还是中国人神往的神秘之所,而如今,过度商业化已经将丽江的本土人情驱逐殆尽,居民本真的生活状态不再,这是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


因此,本案的本质还是一个模块化的居住社区,而非商业场所,用商业化的模式去控制人流,带动活力是不可取的,而是通过传统园林的造景,去营造一个宜居的古典文化环境,不仅服务住户,更吸引外来人来观览驻足,同时,我们在模块化满足基本的居住功能的同时,给以用户一部分的自由空间,在这些空间内,他们可以根据所需自发植入功能,比如小店铺,工作坊,画室展厅等。




 模块化探讨  Modular Design 


把居住空间上移,势必要考虑如何处理原建筑木结构,我们更倾向于保留原有结构,进行加建,为此给出了几种模块与原建筑结合的方式。


一种对原建筑结构的半边进行改造,插入楔形模块,直接对二层平台开门,再由院落间分布的竖直交通,引向一层的庭院。二层的模块内部既可以向外开窗与庭院空间形成互动,也可以向内开窗直接看到原建筑内的场景形成互动,模块内设置小的夹层以满足床位空间的安置。


一种避开原建筑的主体支撑结构,插入一个至于房梁之上的盒块形状的贯穿空间,与前者不同的是,改模块内部可以直接通过楼梯直接引向室内的一层。


结构设想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


我们还要考虑到,在片区内,也许是因为原建筑的体量问题,或是位置特殊不符合院落要求,并不是所有的房子都适合布置模块居住单元,因此我们设置了一些节点,在节点处的建筑,将被轻微改造或保留本貌。用作类似幼儿园,社区食堂、超市等功能,也可以是展厅、或是为整个模大组服务的大的公共空间。




 延续园林精神  Spiritual Continuity 


不仅仅是在一个民宅片区,在寄畅园、在网师园、在怡园旁边还有很多这样的老城区,不同的片区有不同的特点,我们试着将相同手法应用到不同的地区,尝试新的模块组成方式,新与旧互为呼应,为城市注入新的活力,同时将苏州古典园林的精神延续下去。


庭院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




 成果展示  Drawings 


△ 设计图纸 © 郭容、任恒毅、刘羽、胡佩莉



巡展


霍普杯高校巡展正在火热进行中,想要足不出校看展览?想要为多彩的校园生活增添一股清泉?霍普杯获奖作品巡展期待走进你的校园,走到每一个学子的身边!


联系方式:

《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  

联系人:刘春月  

电话:18600687310  

邮箱:liuchunyue@uedmagazine.net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杏石口路50号,中间建筑艺术家工坊3楼







About UED

UED愿意以“愚者之心”

“不遗余力”地传递设计之美

版权声明 | 文章版权归UED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UED Contact

uedmedia@uedmagazine.net

投稿请发送至媒体合作邮箱



Explore More

UED官网 | www.uedmagazine.net

新浪微博 | UED城市环境设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UED城市环境设计
发布时间:2018-12-12 18:40:48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请邮件:admin@cau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