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建筑新力量第一期 | 直造建筑事务所:任何的刻意,都是我们在避免的

微信公众号:有方空间

点击查看:建筑新力量第一期 | 直造建筑事务所:任何的刻意,都是我们在避免的


+ 点击去公众号 “有方空间” 阅读

以下为本文的文字摘录,请点击上面的链接去查看原文

建筑新力量第一期|直造建筑事务所:任何的刻意,都是我们在避免的原创:有方君有方空间有方空间微信号功能介绍呈现中国建筑现场,提供最佳建筑资讯

建筑新力量第一期,直造建筑事务所与王骏阳谈了什么?打工为什么就完蛋?后建筑师有什么问题?对建筑界的危机与机会,直造的态度为何视频给你答案▿水雁飞王老师请

王骏阳谢谢

我看你这里有毛笔字,以前就练过吗?水雁飞小时候练过,但我写的挺一般,它就是某种缓解压力的办法

王骏阳还挺有用的

水雁飞对

其实我们兴趣都挺多的,但一开事务所,很多过于消耗时间的事情,可能就不再有空做了,比如摄影

写毛笔字随手就可以,是工作中的一个调剂

△直造建筑事务所,水雁飞的毛笔与字帖王骏阳平时跟业主沟通最多的应该是你吧

因为我看亦奇苏亦奇话不多,马圆融也不怎么说

水雁飞对,我跟业主沟通比较多,有时候软硬兼施

最后大家都觉得,能用这样的方式合作还是比较幸运的

我们的工作方式,其实有几个维度,但各自的方向之间会形成火花

比如马圆融,她更多是从感受看事情,从外推向内,就是不要问我为什么;亦奇是开放性的,从更建造的层面做,判断哪些能实现,哪些不行;我属于理性分析型的,但持续按一个路子走,有时会得到近似的结果

所以我们整个事务所的基因是比较丰富的,会关注一系列设计,在每个操作选择的具体语言和方式上,没有那么大的负担,不会认为某个逻辑语言一定要推动某个项目

王骏阳这很好

如果一个事务所的合伙人,有兴趣做的事情都一样,就会重复,有冲突

△苏亦奇马圆融水雁飞与王骏阳畅谈水雁飞我们不想最后变成我管一些项目,你管另一些项目,所以事务所里有大的架构,下面有十个小项目的负责人,让大家都能比较自如地推进

有了充足时间的保证,成长就可以很快

之前有位老师不太理解我,说我们每组只做一个项目怎么能行

但员工是有间歇期的

在间歇期里,他们需要自己调整研究,跟在学校类似

这点也导致我们早期真的没怎么赚钱,但我觉得这么做是对的

最后的获益是,你提供了一套成熟完整的解决方案,以此为核心,就会创造很大附加值

王骏阳我感觉直造对形式的感悟和基本的设计技能,已经不是问题了,在这种情况下,全面考虑的能力才变得重要

这样一旦有了条件,你们就能使设计得到一个相对好的结果

我感兴趣的是,直造的技能是怎么培养出来的?苏亦奇我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建筑技能的培养最重要的是要有一股傻劲,全力付出,就跟追女朋友谈恋爱一样

你认定的是不是最好的,你不知道,但要去试——判断,尝试,接触

中间的过程,你要全心付出

△苏亦奇水雁飞我们在想一个很核心的事情:正是因为中国体制不健全,才给了建筑师一个接近早期欧洲的环境——去更多领域更深入地调动并协调一些事情的可能性

建筑师是可以创造更大社会效益的

另外,关于设计思维,我们的条件是跟更多元有同样背景的年轻人进行广泛合作

我觉得建筑师这个行业已经有危机了,分工细化之后,我们越来越被禁锢

西扎曾经谈到,现在连城市的公共空间都不归他管了,是景观建筑师去设计,这简直无法想象

所以我觉得,我们做的很多乡建项目,就是在尝试怎么去调动更多

比如帮业主想商业模型,到最后真的实现很成功的运营

我早上跟你说我在做开发,是开玩笑的,我们的核心肯定是以设计思维策动,只是在中国现在的情境下,我们可以调动更多元的人,做些改变

△直造团队中国太大了,但那种个人意志还是存在

你真的完全可以从非常前端的位置带去一个巨大的变化

而且现在社会在转型,地产公司不再采用以前那种暴力开发模式

他们有种期望,认为建筑师就是神仙

我觉得这反过来是在要求我们,怎么很好地去引导这个事

我们可能不得不拓展一下边界:第一,创造更多社会价值;第二,也是要改变建筑师自身的生存状况

所以这次你来,对我们很重要,因为我们的第一轮次建造基本接近尾声了,第二轮次的业主,已经明显开始发生变化了

不管是规模实力,还是他们对你的认知程度,你都不再被简单地理解为一个建筑师

他们相信你可以考虑全程全面的事情,以更多学科交叉的方式工作

我们感觉得到这个变化,因此也可以展望下一个阶段怎么走

△水雁飞向王骏阳介绍项目王骏阳我看你去威尼斯双年展年看过之后,在微信上写要多做点公益项目,这是什么意思?水雁飞现在我们的很多模式,还是站在一种商业逻辑上考虑,比如考虑运营效果

但建筑师还有另一个维度,还得站在更公众的层面去考虑一些很现实的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后来在北京做新农村改造

△余山岛度假酒店,直造作品现在我们稍微有点能力了,可以做一两个学校,这是个起点

我记得坂本一成老师说过,你们应该知道自己很幸运

中国社会有很剧烈的多样性差异性,建筑师应该做一些事

当然,这也可能是建筑界在本体遇到困境之后,诉求于社会性的一种表达

这次去威双,我看了林君翰做的一些事,重点是他介入社会的方式,挺值得年轻建筑师学习的

我们要有那种责任意识,不然对一些话题,或者某些层面的考量,是很难介入的

△金台村重建城村架构©林君翰王骏阳事实上,现在年轻事务所里还有种相反的趋势,认为我就做几个房子最重要,其他什么都可以不管

而直造却有意要拓展这个范围

水雁飞可能库哈斯对我还是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比如对建筑师危机的认识,我觉得还是要从自身状态反省

我原来出国的主要原因,就是在中国打了太多的工,觉得这么干就完蛋了,一定要出去读书

我原来很看不起我打工这件事,那段时间我大概做了到个项目

那个年代疯狂到什么程度?比如我研究生三年级的时候,帮同济院当时的任所长和一个德国人做嘉定汽车博物馆,做完出国,回来那年它就已经盖好了

这样的事情很多很多,特别夸张

△水雁飞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认识了很多在商业设计公司工作的前辈,才能比较平衡地认识到,中国现在原来是这么回事

当时遇到的人,跟我讲了一些教育体系内不太能接触到的事,这给了我很大帮助,让我更明白问题在哪里,该怎么做,从哪儿切入

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选入建筑系的人,是比较聪明的,但往往,建筑需要你更通透

我不太喜欢用情商这个词,但变得通透大概就是那个意思

很多时候,建筑师的个性,特别是那些还留在行业里的建筑师,都比较耿直,也就是比较坚持

这样最大的问题是,你就事论事跟业主讨论,可能真的没有结果,但如果你能把外围的事解决了,在设计这件事上,业主根本不会跟你讨论,也轮不到他来跟你讨论

我们后真的是比较弱,很大一个原因是,我们这一代太多独生子女,没有什么狼性

后独生子女开独立事务所,个性从来就是认为我应该被尊重,但没有想过我因为什么被尊重,这是比较难办的

我有很多朋友,只要是回国开公司,第一站就会来我们这里问该怎么办

跟他们聊天,我就发现了这样的问题

对于这个行业,我觉得它既有欺骗性的危机,也有自身局限的危机不被尊重的危机

我们自己开事务所,很大程度上是要重新获得一种可能性,这还是挺重要的

王骏阳我觉得在中国年轻一代事务所中,真正有欲望让中国的建筑在国际上产生一些议题一些话语的,可能是直造更明显一些

其他事务所基本上还停留在做一个好房子上面

你觉得我们能做一些什么样的活动,去改变这个状况?水雁飞我现在很难讲我们能做什么活动,但我可以谈我们不能做什么活动

建筑师的很多东西,被宣传出来,就被神化了片段化了

你按照那个去做,肯定有问题

当然,我们不能放弃那些最本体的思考,但我觉得,这两手都得做

你既要认识到,大的环境给到我们什么样的机会,也要把握核心,也就是得宜得体

我觉得这是建筑中最重要的事

不管用什么手段技术,或在什么时代,它最后给你的应该还是一种很美很打动人的东西

这不是煽情,而是一种很真实的延续

所以,得体是非常基本的,也是我们衡量自己,让事务所内所有人能共同工作的基础

△直造室内作品:宅,王骏阳我看到直造的房子形式感很好,各方面处理很到位,有一种雅俗共赏的可能性,也让甲方对最后的结果比较满意

但这会不会也是个问题,让人感觉过于入画过于完整?你们以后会寻求突破吗?水雁飞这个事,张斌老师也问过,说你们这一代好像不太勇敢,大家也认为我们追求某种诗意的美

这里肯定有误会

我们只是在现在的项目类型里,刚好用上了那种美

乡村的酒店,在那么差的一个环境,要卖出那个价钱,当然应该是美的

但我们并没有说很高级的审美学,对于美的认识是比较宽泛的

让更多人能欣赏美,让建筑比较好的留存在那里,是一个建筑师很基本的工作能力

当然,美不是我们的首要工作目标,建筑应该有很多其他元素,而在所有事情都被处理完协调完之后,它还是应该有美的效果

马圆融我觉得美感和形式感应该是一个建筑师最基本的素养

而且我们的审美,其实不仅是从视觉上考虑,而是也有其背后的逻辑性合理性,是全方位的考量

我们不可能为了达到突破,在建筑学上达到某个高度,就牺牲这些形式上的操作

中国建筑师怎么走向国际,可能也从来都不是我们的目标

任何的刻意,都是我们在避免的

△马圆融水雁飞赫尔佐格也曾经被人问到,你怎么展现你这是瑞士的建筑,他说瑞士不需要被展现,不存在国籍的问题

中国这么大,差异化也这么大,谈这个事是挺困难的

王骏阳对,可能没有一种中国性能够概括,我问这个问题,也不是对中国性感兴趣,而是想知道不管在理论层面还是实践层面,除了造大量好房子,建筑师还有什么?我们今天也许不可能有答案,但仍然要想想这个事情

王骏阳我在同济教书,同济现在搞数字化参数化很厉害,好像已经在某种意义上压倒了传统建筑学

然而直造好像完全脱离那个语境,似乎仍然可以继续一种传统的思考

这是暂时的,还是会一直持续?水雁飞我之前简单聊过自己对数字化的看法,有些误会是要排除的

我们认为新技术总会引致一种新形式,但首先要考虑的是,新技术核心形式的对应性到底怎么样?是不是新的形式就比以前那种要好?库哈斯以前提过一个词,叫

是点石成金的国王,是指建筑师的意愿有时过于强大,会造成破坏

所以我并不抗拒跟数字化结合,目前的实践只是没有用上,实际的思维方式还是类似的

数字化实现的不仅是简单的设计形式,而是要探讨,怎么才叫真正意义上使用了数字化工具?怎么才仍然能取得一种共鸣?我们现在做很多事,第一步都是要找到误差,弄清楚那个偏离的认识

我们未必马上就能给出一个具有引导性的逻辑或解决方式,但至少会知道哪些事情是可以不那么做的

王骏阳总的来说,你们对待项目的态度,整个设计过程,应该还是比较传统的

在这个过程中,所谓的物质性为什么变得比其他东西更重要了?是因为建筑最终要物质化,变成一个建筑物吗?水雁飞其实还是《园冶》里的话——巧于因借,精于体宜,概括起来,就是如何做一些得体的事情

得体不仅在于物质层面,举例来说,商业项目的得体,首先在于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

你要保证项目在市场上可以被接受,房子可以生存下去

现在关于建筑的很多问题,不再是从内部寻求名词辨析了,而在于对整个外围社会的重新理解

社会发展的太快,我们所用的那些很学科内的东西可能已经跟不上了

我们这代人也许可以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思考如何完成中西方文化的

的目标不是猎奇,而是我们两个人,你往东走,我往西走,但是取得了一种很遥远的共鸣

这跟方向性不是很相关,实际上是在相当差异化的状态下,保留共鸣

西方有很多思想者哲学家在谈这件事

比如去年我写大乐虞村的时候,读到一位现象学家的书

他讲到一个重要议题,翻译过来可以叫漫溢的现象

机缘巧合,我们用上了他的东西,用于分析理解一些二向度的东西

△法国哲学家及其著作要实现这种感知,并不需要什么很轰动的事,什么大山大水大江大河的

你如何用一些很日常的状态,让直觉的感知去超越一种概念的局限,这是理论中很核心的一点

而这种,我觉得是建筑理论做不了的

佛教里面最精髓的道理,就是告诉我们不要去设定,不要变得教条,不要认为这就是对的

中国人实际上关注的是过程

特别是我们现在接触的这个情况和体系不稳定,如果不把它剖析清楚,是没办法做实践的

不是技术上不行,而是诚信上有问题

这是我们做项目这么累的原因

建筑师不是专才,而是一个跨领域多学科的整合者调度者

我也是念完书了,自己开事务所了,才明白建筑师为什么是一个要维系复杂性和矛盾性的职业

我们的工作核心,并不是创建一个特别纯粹的东西

……《建筑新力量·上海篇》是有方联合中国推出的系列纪录片在有方媒体平台腾讯优酷爱奇艺等视频网站均可观看我们希望以三家上海年轻事务所为起点持续记录中国建筑界的进行时他们尚未成功但从这里出发你会看到建筑界最鲜活的风景预见中国建筑力量的未来第二期将于下周播出敬请期待△点击上图,看《建筑新力量·上海篇》往期内容建筑新力量·上海·直造鸣谢:王骏阳鸣谢:直造建筑事务所冠名:中国出品:赵磊统筹:原源编导:陈嘉滢赵筱雅拍摄:覃牧秋赵筱雅陈嘉滢剪辑:陈嘉滢视觉:李茜雅李梦迪推广:鲍思琪视觉陈嘉滢李茜雅校对原源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欢迎转发

*有方君鼓励高品质建筑资讯生产赞赏人赞赏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鼓励高品质建筑资讯生产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分享在看已同步到看一看取消发送我知道了朋友会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在看的内容确定已同步到看一看写下你的想法最多字,当前共字发送已发送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确定写下你的想法取消发布到看一看确定最多字,当前共字发送中


本站文章为自动抓取,如有相关转载权限问题,请邮件:admin@caup.net